扫一扫关注我们

咏 柳

发布日期:2019-04-15  浏览次数:951

  “柳树姑娘,辫子长长,风儿一吹,甩进池塘,洗洗干净,多么漂亮……”一个走在我前面的小女孩,给她妈妈唱一首新学的歌。“后面的不会唱了!”她害羞扭捏道。“没关系啊,明天到幼儿园再学嘛!”一旁的妈妈赶紧安慰鼓励。

  我的女儿在幼儿园时,也学唱过这首歌。她与我漫步在春光里,和那对母女一样的对话,仿佛是昨天的事。我又想到,小时候,折柳枝编花环,几乎是我春天里上下学路上最大的乐趣。后来认识到那是对树木的伤害,在城市里更是要被禁止的不文明行为。当我的女儿看见别人的柳枝花环,也想如法炮制,“柳树会疼哦!”她乖巧领会我的提醒,几乎从未有过攀折花朵、树枝。

  “侵陵雪色还萱草,漏泄春光有柳条。”柳树不仅是报春的使者,是一道道翩跹浪漫的风景,还有婆娑多姿、清丽洒脱的“柳文化”。古往今来,无论平民百姓、帝王将相,都对杨柳喜爱有加,历代文人雅士更是追捧不已。民间有插柳纪念神农氏、折柳赠别、清明踏春赏柳等习俗,爱柳、咏柳、插栽柳枝,都是颇有诗意的文化活动。

  “曾栽杨柳江南岸,一别江南两度春。遥忆青青江岸上,不知攀折是何人?”唐代诗人白居易外出做官,在宅旁植柳。文成公主入藏后,在拉萨大昭寺前也栽植一棵柳树,被称为“唐柳”。东晋诗人陶渊明弃官归隐后,在房前栽了五棵柳树,自称“五柳先生”。齐武帝称赞柳树“风流可爱”,将柳树植在殿堂前。“碧玉妆成一树高,万条垂下绿丝绦。不知细叶谁裁出,二月春风似剪刀。”“双飞燕子几时回?夹岸桃花蘸水开。春风断桥人不度,小舟撑出柳荫来。”唐宋诗词大家的咏柳佳作,被母亲、师长教与孩童,于是,柳树优美的形象,并作为文化的符号,被深深印在每一个中国人的心里。

  早春三月桃水生,垂绦鹅黄弄水盈。咏柳的诗似乎总是水汽氤氲,又加之西湖的十五景之一的柳浪闻莺名气太大,我曾一度以为,柳树只能生长在水乡江南。可一个深秋,我和母亲到北京探望弟弟、旅行,看到柳树一派绿意地呼应着银杏叶子的金黄,令我和母亲十分惊异——那时节,我们这个南方小城的柳树叶子差不多已经落光了呀!

  又一年初夏,我去甘肃出差学习。乘飞机、转火车、坐汽车,我从湿润、丘陵起伏的江南,到达嘉峪关这个大陆性荒漠气候下、河西走廊文明古道上的新型工业旅游城市。在雄关广场、明珠公园,甚至漫步每一条街道,看到吐绿的柳芽和含苞孕蕾的花卉,要不是远处的祁连山脉若隐若现,我难以置信脚下曾是荒芜的戈壁滩,总疑心自己是在江南的某个城市!更使我惊讶、赞叹不已的是,明珠公园引入祁连山融化的雪水,在人工湖畔栽植的柳树,竟然比我们这个南方城市里很多柳树树龄更长,显得极为风姿俊逸、高大伟岸!

  “在嘉峪关,种活一棵树比养活一个娃娃都难!”每一个嘉峪关人都对我这个外乡人说,自豪于他们改造自然、建设家园的奇迹。建设者们选择了适应性和生命力超强的柳树——“无心插柳柳成荫”,不仅在江南的水泽湖畔大量生长,它还能顶风抗旱。早在一百多年前,左宗棠出征西北,令将士在甘肃潼关至新疆一带,沿途数千公里皆种上柳树,那便是激励将士奋勇征战,早日踏上凯旋归途的“左公柳”。

  杨柳不分贵贱,百姓宅前屋后,宫墙内外皆能成景,正所谓“下得厨房,上得厅堂”,“不戚戚于贫贱,不汲汲于富贵”。而无论在雨露恩泽、万木齐秀的水乡江南,还是在生存环境恶劣的戈壁滩、风沙漠,它的成活生长、美的呈现,都离不开人们的栽植、培育、爱惜,甚至取决于人们种活它,让它成为化柔为刚,激发胸中干云豪气,虽百折而不挠、巨大的决心、意志和勇气!

(六国化工  陈 沐)


分享到: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